帝豪亚洲,陈冯富珍:人们花很多钱旅游 为何不为健康多投资

来源:网络整理

2020-01-09 14:21:40

帝豪亚洲,陈冯富珍:人们花很多钱旅游 为何不为健康多投资

帝豪亚洲,从世卫(WHO)卸任后,“铁娘子”陈冯富珍没有停下脚步,尽管她已经72岁了。

8月23日,陈冯富珍在北京接受了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等数家媒体的采访,为中国医改成果“点赞”,称时至今日,没有一个国家完美地解决了医疗问题,所有国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。中国作为一个13亿多人口的发展中国家,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非常不容易。

上一次来北京时恰逢《我不是药神》热映,陈冯富珍专门前去观影,并拜访了新组建的国家医保局,称当前医保能覆盖到95%的人群非常了不起,但也听说一些民众最低每年仅缴纳180元医保费用,建议年轻人应该为自己的健康多投资,“我跟丈夫现在每个月就要缴纳700美金的医保费用,我建议大家根据自己的能力,力所能及地购买医疗保险。”

她还表示,老百姓每年花很多钱去旅游的时候,为什么不能去选择更健康的生活方式,以及为自己的健康多投资呢?

从事医疗卫生领域工作40余年,陈冯富珍觉得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,仍有许多突出问题待解。因此,在卸任世卫组织总干事后,她成为博鳌亚洲论坛的咨询委员会成员,并且推动成立了全球健康论坛大会,陈冯富珍博士出任全球健康论坛的大会主席。据悉,首届大会将于明年年初举行,主题为“互联网+时代:人人得享健康”。

记者:如何评价中国医改?

陈冯富珍:我在世卫组织干了那么多年,从全球的经验来说,医改是一个永远在路上的概念。因为,不断引进新的好的措施、政策的同时,仍然会有新的问题不断出现。

如果从经济方面、药品食品安全、医保的覆盖率,以及中国人的健康水平,就是人均预期寿命、孕产妇的死亡率,还有婴儿的死亡率来看,中国确实已经做了很了不起的事。

咱们国家有超过13亿的人口,现在医保的覆盖率已经超过95%,国民健康水平跟中高收入的国家比较也已经做得很好。

从这个角度看,(中国)医改的方向和顶层设计都是好的,关键是落实,一步步去落实,包括每个乡村。这部分在国家出台的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中已经写得很详细,有关部委也正在采取相关行动不断推进。

记者:在您看来,当前医改还需要解决哪些问题?

陈冯富珍:第一个问题是人才,需要大规模培训全科医生。你看咱们国家的医院门诊每天都很多人,老百姓为什么即使是小病也要跑老远去大医院呢,关键问题是在社区、农村没有很多接受良好培训的全科医生为他们服务。

第二个问题是医保资源问题。现在我们国家的医保是报销比例小,但是覆盖面已经做得很高。此外,政府特别是地方政府,包括老百姓自己,正一步一步在有能力的范围内去提高医保金额。

为此我专门去见了新成立的医保局工作人员,现在的数据是一些老百姓每年只缴纳180元人民币(医保金额)。这个金额非常少,在当前经济越来越好的情况下,建议有能力的老百姓为自己的健康多做一些事情。

对于仍然非常贫困的人群,国家一定要去兜底。医保全覆盖的概念是什么?就是有钱的人补贴穷的人,健康的人补贴有病的人,医保一定要全民参与、政府引导。

每个老百姓应该在预防疾病方面做贡献,比如不吸烟、少喝酒,适当地运动。我可以说,差不多80%-90%的疾病是可以预防的。

第三个是公立医院的继续深化改革,当前改变以药补医现状已经初步改革成功,但是在管理等方面还要继续努力。

记者:《我不是药神》电影非常火,最近也不断爆出越来越多的“药神”,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

陈冯富珍:上一次来北京的时候我专门去看过这个电影,电影提出的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。上一次我接受采访时候说过,保护创新药知识产权是必须要做的事情。

药企产业的投入是一定需要回报的,除了回报之外也需要承担社会责任。另外,在老百姓个人药费负担中,除了基本医保,国家也可以做更多工作,比如进口抗癌药零关税、进一步压缩药品回扣。

最近,我看到相关部委出台了很多文件,新的政策方向都是正确的,关键就是要落实,希望能让这些好的政策真正为老百姓的健康多做贡献。

记者:怎么看待不时发生的医患纠纷?

陈冯富珍:医患关系是全球性的问题,其实根本原因是信息的不对称。医生永远占有医疗信息的优势,如果一个病人因为头疼,医生要求你做各种各样的检查,病人是没有办法拒绝的。

政府除了在医疗保障体系上去努力做到更好外,还需要提高公众医疗素养。从教育出发,从小学开始传达健康信息,告诉他们如何从个人的行动去预防疾病,所以从个人、到企业、政府都可以为公众健康作出贡献。

记者:怎么看待中国在国际卫生领域扮演的角色?

陈冯富珍:从我在世卫干了14年的经验来看,中国过去参与国际卫生事务上一直有进步,仍有很多空间。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,其他国家都在期待我们国家能否再多做一些工作。中国政府的医改成功了,在东西部采取不同的方案,这些医改经验也可以为其他国家提供不同的方案。

无论是过去在世卫还是现在担任博鳌全球健康论坛主席,我都不希望一个国家去全盘复制另外一个国家的方案,而应该是根据自己的发展过程、经济文化,去定制合适自己国家、能够负担得起的方案。

我们国家正面临从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到另一个转型升级的阶段,在医疗方面就是要继续提高我们的药品、疫苗、医疗设备的质量,我们完全有能力做到。

印度是一个仿制药生产大国,但是我们不能完全效仿他们,因为政策不一样。我们加入了WTO就要尊重保护知识产权的规则,其实我们可以两条路一起走,创新一条路、提高仿制药质量一条路,关键是要在安全性和有效性上把关。

记者:您刚才提到新组建的医保局,现在他们正在不断把一些抗癌药纳入医保目录,但这些做法也存在反方观点,您怎么看?

陈冯富珍:除了这两种观点,我知道还有更多。但对于生病的人,他们的家人为了延续生命花了很多代价,他们并非不知道这些代价可能只能买回来很短的期限,但仍会这样做。这与亚洲人包括我们国家的传统文化有关系,相反北欧一些国家已经能够接受安乐死。

实际上,将抗癌药纳入医保也是为了降低老百姓的负担。据我了解,有关部门正在研究方案,鼓励有知识产权的药厂来中国投资,然后希望降低它们药价,同时也给予药厂一些补贴。目前这些方案还未正式出台,但概念是好的。

国家的医疗保障体系是需要不断改变的。新加坡作为一个发达国家,每15-20年都会进行一次改革,从第一层的基本医保,到第二层的商业保险,第三层已经走到巨灾保障(catastrophic insurance),他们也还在继续探索下一步的措施。

不过新加坡的卫生部长曾经跟我说,WHO能否帮忙去推广老百姓个人健康责任概念,我认为想法很好。当老百姓每年花很多钱去旅游的时候,为什么不能去选择更健康的生活方式,以及为自己的健康多投资呢?

以我自己为例,现在我跟老公两个人一起在联合国缴纳每个月700块美金的医疗保障金,我现在已经72岁了,没有商业保险愿意保我。希望年轻人多为自己健康投资,根据自己的经济水平决定买多少。

大发bet手机网页版

上一篇:亚伯拉罕:球队将失望转化为动力 希望这是属于我的赛季

下一篇:德银:宝胜国际给予持有评级 裕元集团给予买入评级